襄阳,纯音乐,直肠给药-遇见枕头,睡眠新革命,我有遇见枕头,带来好睡眠

admin 2019-05-21 阅读:309



香港词评人梁伟诗曾这样描绘香港乐坛三大词人:林夕多情,黄伟文摩登,周耀辉特殊。

尽管词作数量及传唱度虽不及别的两个伟文,但周耀辉的词奇幻绮丽,奥秘多变,特别是对意境的描画让他别出心裁。

或许不熟悉周耀辉,可是你应该听过他作词的歌曲,莫文蔚《忽然之间》、李荣浩《模特》、钟舒漫《给自己的信》、王菲《色盲》。

1989年,周耀辉凭仗为达明一派所作《爱在瘟疫蔓延时》出道,后成为黄耀明御用词人,周耀辉的奇幻,与黄耀明的妖冶相辅相成,成了相得益彰的绝配。

他鲜有朴实的情歌,一般都别有一番深入立意。他文明底蕴深沉,创造的内容也游走于年代干流边际,对社会进行责问和置疑。无论是哲学,宗教、情欲、宗教、前史,他都有着最敏锐的感知,而且他对人道幽微之处知道极深,用文字将其做最直观的出现,将观者带入其气氛。

山和海之间永久苍苍,云雨苍苍如你信我

望向风的孔雀,行入赤色的浪身和心之间永久刚刚,眉眼刚刚知道新的干枯,行入浮泥仍在喝——《彳亍》

“他们往上斗争/咱们往下漂流/靠着片刻的码头/容许我不靠大年代的户口/他们住在楼房/咱们躺在激流/不为日子皱眉头/容许只为吻你而垂头。”

——《下贱》

请不要问我往后,藏在死水中的缺口

请信任我的央求,遗忘总比思忆永久

——《爱临终》

周耀辉的词与我国诗篇的气质十分贴合,但又不是我国风,而是借用了我国“造境”的艺术,用意象的堆叠营建一种气氛,大致的爱情出来了,再去描写更细腻的眉眼,写的却不是我国古典的情感,它的思维愈加具有现代性。所以他自己说:“我的词不必解,只需幻想。”

文明圈太多恃才傲物的人,但周耀辉一直谦逊和顺,通透单纯。

这个“书写”了20 年香港盛行文明的男人,现在更像个山人,写文章、填词、讲演/教学,随心随性。

写词近三十年,周耀辉写下这样一句,“渐渐,也就理解文字言语无非求个理解。若找不到理解的人,你识的字便没有含义;若有一个理解的人在,你所说的什么也就有了含义。”